只想安安静静活着 谁也不会知道我

© 听风流年
Powered by LOFTER

我爸送礼给熟人想让他们开后门,他的口气算是怪我没有自己找到大公司或许怪我没能力?他的这种行为无非是给我压力,我不喜欢这样。我之前是不喜欢,我现在也是听之任之,但是做什么都得要有实力,要不然就是后续的麻烦事也多,落人口舌或是丢我爸的脸面。


这些无疑是我最讨厌的,我最近也看了一些书,看过较多的兼职,我深深明白我需要哪些技能才可以立足,隐隐后悔当初的不努力,有些东西我可能知道的太晚了。

今天晚上的鸭血粉丝汤很开心鸭

快月底周围的人都在好好赚钱生活

她恨不得一天内打两份兼职就是能让家里撑得久一点

而我这种只用顾着自己的却有很多犹豫直到现在,以至于我撒了几个谎来掩饰。

对向她们撒谎的我这种行为,我默默道歉。

老二生了个妹妹。今天下午我打瞌睡的时候突然有个念头说是生女孩,果然出生的是个姑娘。

晨晨随我爸妈回家,老二的婆家要做生意顾不上晨晨。我回到那边看到他很惊讶,他不吵不闹乖得很。

晚上我们和老二视频,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她说伤口还有点疼,我妈就一直安慰她,叫她放心晨晨。晨晨最后和她妈妈说拜拜说了三遍,我不知道怎么的眼泪汪汪,突然感性。他知道妈妈生妹妹还没好,我妈也一直和他解释,我妈说小孩子都是懂的,所以很乖。

妹妹和晨晨同样可爱,以后一定很漂亮。

还有晨晨竟然都知道我们的名字,小舅舅和大舅舅还有我这个阿姨。我很惊讶,听他说出口我的眼泪都飙出来了,难以置信,她妈妈都有教他。他真的很乖,表现的很...

我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

我的预感有时候挺准的

我感觉昨天做了一个美梦。


我梦到了我坐着开心的和别人聊天,看着别人打篮球。里屋我妈暴躁的做着家务。

我和JJ开心的开玩笑,我自己笑的很大声,那是真实的开心,不是假的。仿佛不是梦。

我梦到那个男生,好像抓着我手臂,想不清了,那触感没有那么真实。


虚虚假假,我只知道我新年的第一天照样无语。

再见2018

你好2019

新的一年希望幸福顺利

早上起来我妈又对我重复以前的话,女孩子年轻人要做事要迅速要冲在前头,别像老奶奶一样拖拖拉拉,看的最烦,说话要说大声……说实话我妈这是撞我的枪口,因为我正好为工作的事情发愁,我回怼了她,语气还是很不好。我还是很难改这脾气,可能我内心还是不够强大,难以忍受。她说我爸老是说其他女孩子怎么样厉害说话好听,而我又是哪样。又是这种话,我一开始有点又难过起来,可是之后我就觉得没什么了因为我听了很多这种话了。


我看了书了大概明白自己是什么人,要我改很难,我可以尝试慢慢来。现在就是工作的问题,现在很少有办公室兼职,其他工作我又不想去做不擅长,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而且不能让我爸妈知道要不然就是很令他们...

末端

2018的尾末我在等一个兼职的回复,可惜迟迟没有消息,八成人已招满。我看着支付宝的余额开始发愁。

我今天晚上坐地铁听到有人在讨论他们公司年会,说某某中了什么奖,我捧着手机看奇葩说正好已经是最后一期讲的是我不合群要不要改。

刚刚坐下刷pyq,精致的女孩们引入眼帘,而我还是会想到我从未漂亮过,更可况我现在还脱发。

天气降温,我今天走在外面风是大的很,每走一步冷冽的寒风钻进我的裤腿侵蚀我的皮肤,非常干燥。我后悔自己穿的少了,每走一步我都感觉是在被凌迟处刑,主要是风太大了。

老二正好这几天差不多要生下第二个小宝宝,不巧碰到天气很冷的时候,今晚她又和我们视频,晨晨还没睡觉,古灵精怪的很,乌溜溜的...

我妈羡慕年轻漂亮的姑娘能说会道,穿的好看,性格也好,而她有时看我会从下往上看我就知道了她的不满,反观自己的女儿穿的土还是寡言少语的人就十分头疼。


离开他们说不定我真的会有变化。

1/35